您的位置: 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 娱乐

风鬼传说 第1260章 见到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9:32

风鬼传说 第1260章 见到

第1260章见到

“找到了,原来在这!”卡琳娜用手中的指挥棒重重地点了两下地图上王族陵寝的位置,表面上,她的目光是落在地图上,实际她的余光在紧盯着龙英的反应。

听闻她的话音,龙英睁开眼睛,随意地瞥了一眼地图,见到卡琳娜指向的位置是王族陵寝,他眼中突然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惊光。

虽然这抹惊讶诧异在他眼中一闪即逝,但还是没有逃过卡琳娜的眼睛。

她嘴角扬起,笑问道:“知道我为何能找到吗?”

龙英的身子不自觉地哆嗦着,他被对方擒住,他并没有太惧怕,他相信自己手下的能力,可以把他解救出来,他的灵气被对方吸光,他也没有惧怕,大不了他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去闭关修炼,把被吸走的灵气再补充回来。但现在看到卡琳娜指向王族陵寝,信誓旦旦地说达尔登和锡格兰就被关押在这里,他怕了,从心底里,从骨子里,生出一股寒意。

卡琳娜说道:“你们宁南人,不会那么好心,在布置城外防线时,还特意把杜基王族的陵寝囊括在其中,恰恰相反,按照常理,你们应该把王族陵寝布置在防线之外才对,等风军向哈吉发动进攻的时候,让风军去损毁王族陵寝,从而激发杜基人对风人的不满,这才是你们宁南人乐于见到的。明明做惯了坏心眼的狼,却突然变成善心的羊,难道,这不太反常了吗?”

她现在说的这些,其实还都是她一厢情愿的推测,而能验证她的推测的,恰恰是龙英的反应。

后者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变得煞白,额头和脸颊上的汗珠子更多了,眼神闪烁,从中能看出他眼底里生出的恐惧。

现在,卡琳娜已基本可以断定,达尔登和锡格兰两名王子,就是被宁南人关押在王族陵寝之内。这一招,可谓是高明至极,别说风人猜不到,杜基人也猜不到。

为了救出王族血脉,为了拯救濒临灭亡的国家,杜基人肯定是拼了命的在哈吉城内搜寻两名王子的下落,可杜基人再怎么搜寻,再怎么查找,也找不到王族陵寝的头上。

那里对于杜基人而言,是禁地,更是神圣之地,是杜基历代国王长眠的地方,又有哪个杜基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硬闯入王族陵寝内?

宁南人把达尔登和锡格兰安置在王族陵寝,抓住的正是杜基人的这个心理弱点。

如此缜密的心思和算计,能说宁南人不精明吗?

如果不是看到城防沙盘,如果不是感觉宁南人的布防太过怪异、不合常理,上官秀也绝不会把达尔登和锡格兰的藏身之地想到王族陵寝这里。

心腹大患!这就是上官秀对宁南人的感觉。如果现在不能统一宁南,如果让宁南长久的霸占杜基,以宁南人的智慧,以后两国或许还会统一,但那时候,坐在朝堂上的皇帝不会姓唐,朝堂中的大臣,也难有风人的立足之地。

上官秀冰冷的目光落在龙英脸上,说道:“我已经知道达尔登和锡格兰的藏身之地,那么现在,你对我还有什么用处?”

“呜……呜……”龙英在他的眼中看到浓浓的杀机,他的身子开始剧烈的挣扎、扭动,但根本就挣脱不开无形的束缚。

“既然已经没用,你也可以去死了。”上官秀低头看着手掌上流淌出去的银线,很快,龙英便感觉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银线在缩紧,越来越紧,似乎要把他的身体碾碎。

随着咔的一声脆响,龙英的颈骨被硬生生的勒断,而后,缠绕在他身上的银线慢慢松开,一根接着一根的流淌回上官秀的掌心。

他双手交错,银线消失,化回手镯,套在他的手腕上。

龙英的尸体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脑袋不自然地向一旁扭曲着,直到死,他的眼睛都瞪得好大,死死盯着上官秀,似乎还想弄明白他究竟是谁。

上官秀看眼尸体,哼笑出声,把自己身上的衣裙一件件的脱掉,然后在一连串的骨骼错位声中,美艳无双的卡琳娜消失,站在尸体旁的,是另一个赤身裸体的龙英。

他把尸体的衣服脱下来,穿在自己的身上。穿戴整齐后,他又将几把椅子并到一起,把尸体放在上面,再用卡琳娜的衣裙把尸体仔细的遮盖好,全部处理妥当,他又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出破绽,这才向外走去,并随意地扣着自己胸前的衣扣。

拉开房门,他满脸坦然地走了出去。

在房门外,还站着七八名修灵者,见到龙英出来,人们齐齐躬身施礼,说道:“将军!”

龙英嗯了一声,老神在在地说道:“让她在屋里好好休息吧,谁都不要进去打扰,若让我知道谁敢进去偷看,我绝不轻饶他。”

在场的众人无不是会心一笑,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其中有名修灵者躬身说道:“将军体魄雄壮,实在是令人佩服。”说话时,他偷眼向房内瞄了瞄。

隐隐约约中,能看到屋内的椅子上躺着一人,衣裙凌乱,被盖在衣裙下面的身子好像是完全赤裸的。

龙英扫视众人一眼,沉声问道:“你们在看什么?”

众修灵者急忙收回探寻的目光,有机灵的,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把房门关严。

龙英随手点了两人,说道:“你俩守在这里,不得放任何人进入!”

“将军放心,属下保证,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嗯。”龙英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走开了。“去地牢看看。”

“是!将军!”另几名修灵者纷纷应了一声。

龙英边走边问道:“审的怎么样了?”

“将军,今晚被带过来的应该都是普通百姓,与刺客无关……”

一名修灵者回道,只是话未说完,龙英便打断道:“我问的不是他们。”

那名修灵者稍楞片刻,立刻意识到将军说的是被俘的那些刺客。他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待我亲自去审。”

“是!将军!”

几名修灵者护在龙英的左右,带着他走进地牢。龙英府邸的地牢面积不小,以前这里不是什么地牢,而是一座巨大的地下酒窖,龙英霸占这里之后,才把酒窖改造成了地牢。

走在前面的修灵者一直来到地牢的里端,熟练的打开一道墙壁上的暗门,里面又是不小的空间。

只不过这里的气氛比外面的气氛要阴森得多,两旁摆放着许多的木架子和刑具,大概有十来人被捆绑在木架子上,有些宁南军的兵卒正光着膀子,只着短裤,汗流浃背的轮着鞭子,死命的往他们身上抽打。

鞭子抽打皮肉声、人们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交杂在一起,刺人的耳膜。

龙英大致扫了一眼,这些正挨鞭子的犯人,基本都是杜基人。龙英不知道这些被审的杜基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心中好奇,但又不好开口直接询问。

他步伐放缓,又向旁努了努嘴。

他努嘴的这个动作,可以有很多层含义,就看左右的众人怎么理解了。一名负责审讯的军官满脸堆笑地说道:“将军放心,再给属下些时日,属下一定能撬开这些乱党的嘴巴!”

乱党?龙英心思转了转,立刻明白了,这些受审的杜基人,应该就是杜基境内的反抗军。

自从宁南吞并杜基后,杜基境内也一直没有消停过,反抗军组织层出不穷,打压下去一批,立刻又起来一批,屡禁不止。

龙英慢悠悠地说道:“多给你些时日?你觉得我该多给你多少时日?是五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上官秀本就身居显位,自身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上位者气势,现在装扮起傲气凌人的龙英,倒也十分的符合贴切。

那名军官吓得身子一震,急忙单膝跪地,插手施礼,说道:“五天!请将军再给属下五天的时间。”

这回龙英连话都懒得回了,只是冷冷哼笑了一声,迈步往前走去。

在他身边的一名修灵者停下脚步,嗤笑道:“五天?五天之后,风军都快打过来了,周文,你是打算让城内的乱党和城外的风军里应外合吗?”

名叫周文的军官汗如雨下,连忙从地上站起,追上龙英,急声说道:“三天,不不不,两天,属下保证在两天之内,务必撬开乱党的嘴巴,让他们交代出城内的同党!”

“周文,记住你现在说的话。”龙英头也不转地说道。

“是是是,将军!”周文点头如捣蒜。

龙英心中暗笑,审吧,用力的审,审出的同党越多,抓捕的也就越多,宁南人对杜基人越凶残,杜基人的反抗也就越猛烈,同是也越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己方这一边。

至于会有多少无辜的杜基人受害,那并不在他考虑的范畴之内。哪怕全部的杜基人都被宁南人杀光了,他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在里面的一间牢房里,他终于见到了被擒的周烃等人。

现在周烃和另外被俘的五名探子,都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躺在牢房里,奄奄一息,血肉模糊,如果不是胸脯还有起伏,简直和死人无异。

龙英看罢,皱了皱眉头,侧头说道:“给他们上药。”

听闻这话,在场的众人同是一怔,纷纷惊讶地向他看过去。龙英继续说道:“我要让他们活着,不是要你们把他们打死,你们以为,死人还能开口说话吗?”

龙英身边的几名修灵者脸色同是一沉,冷冷凝视着周文,沉声喝问道:“没听见将军的话吗?”

周文身子一震,暗暗咧嘴,当初要自己用各种酷刑进行审讯的是将军,现在埋怨自己不给刺客医治的还是将军,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将军是怎么看自己怎么不顺眼。

当然,他自己也心知肚明,自己这个牢头当得的确不尽如人意,什么重要的情报都没审出来,将军不看自己眼眶子发青才怪呢。

周文挥手叫过来几名手下,急声说道:“快快快,快去找几名医官过来,给他们处理伤口。”

没过多久,三名医官被兵卒带了过来,进入牢房里,医官们按照龙英的指示,先给周烃处理和包扎伤口。

龙英在旁冷眼瞅着,脸色阴沉得吓人,等医官把周烃身上的伤势全部处理完,他随手点了一下,说道:“先把他带到密室,我亲自来审。”

周文眨眨眼睛,小声说道:“将军,地牢里没有密室啊……”

龙英厉声问道:“你不会令人去布置吗?是不是事事都需要我亲自来教你怎么去做?”

周文恨不得甩自己俩耳光,多这么句嘴干什么?自找倒霉。龙英身边的那几名修灵者面面相觑,皆憋着笑没有乐出来。

他们感觉周文今天也的确够倒霉的,不知道将军的火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难道是刚才在屋里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现在想想,将军出来的速度是挺快的……

天津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医院正规吗
贵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沈阳白癜风医院
枣庄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