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 旅游

亡灵阶梯 第264章 石头之锁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9:44

亡灵阶梯 第264章 石头之锁

据说押沙龙当时做出的种种很得人心,势头就象当年的大卫王。

如此劲敌死了,反令大卫悲痛欲绝:“我儿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押沙龙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撒母耳下18:33)

虽然岁月已经过去三千年,可从这段反复而简单的文字可以看出,能想象到当时大卫王是多么的伤心欲绝,捶胸哭嚎。将以前赞美神的所有华丽优美词句全部忘了个精光,这些话才是他心中真正想的。

一个旧约中如此形容一个男人“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无一不美的儿子死了,这神的处罚也够残酷、够份量。而且还让这个儿子还当众轮了十个妃子,给了大卫王足够的侮辱,也许那么多妃子被强了,也比不上美的儿子当众做出这样被神迷了心窍的傻事更让人难堪的吧。

再细细想想,就算押沙龙头发够密、肾功能够强、身体倍棒。这可是十个,可能还反抗,一个个下来非累死不可。不信谁去抓十只羊,压在地上试试。得出的结论是:要么是有人帮助的,士兵帮着压着妃子;要么就是妃子见那么帅的小子,一个个正偷着乐;还有一种就是,神让所有人都迷了心窍,妃子也被施法乖乖地躺着等操。

有时重温一下历史,不同年代的人也许有着不同的解释和想法。

“这是什么?”马伦用手电照了下方,在河水中,建有三个在水中的台阶,每个台阶大约一步的距离。而台阶的尽头,是一个方方正正象石头一样的东西正在水中。

长宽都为半米,高有多少不知道,因为几乎都在水中,在光滑的石头表面中间,有着一个小小的孔洞。暗河里的水不停地灌入孔洞中。难道这就是钥匙孔吗?

鲁道夫拿着刚得到不久的钥匙要上前去,立即被程千寻拦住了:“还是我来吧。”

鲁道夫犹豫了一下,钥匙被旁边的戈登一把拿过:“我来打开吧。”

这块在水中平淡无奇的石头块,还人工修葺了台阶,需要拿着钥匙从台阶上走过去,走到离石头近的那个台阶蹲下来,才能去开那个可能的锁。可之前的石门。石头锁是直立的,打开后靠人去推。这里的锁打开后又会如何?

大家都想知道,马伦一把拿过钥匙:“别拿来拿去了,我来吧!”

他拿着钥匙,一步就踏上了石阶,快步走了两步后,捏着钥匙蹲下来。。。

“啊~”当钥匙插进了石锁里的一刹那,就听到马伦惊呼一声。

怎么回事?大家顿时都紧张起来,戈登也想要上去,但他立即张开双臂拦住了所有人。

只见马伦身体一斜,掉进了水中。双眼瞪得大大的,几乎鼓出来,在水中的身体,还不时地冒出丝丝火花来。

程千寻心里焦急万分,见马伦这样子显然活不成了。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心中很不好受。

可怎么会这样?戈登从包里拿出把螺丝刀来,这上面带着一个小的发电器,还可以当电笔使用。

当电笔的头插入水中后,上面小小灯泡发亮了!

有电?这下大家惊呆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三千年前,至少是二千多年前,怎么可能掌握电能。

“可能真是电。。。”霍夫曼声音都有点颤抖了:“所有资料都记载着,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约柜,只有祭司才可以。任何靠近约柜的人,都有可能会被上帝惩罚,而触摸的凡人会被击毙。”…

亚伦的儿子、摩西的亲侄子拿了错误的祭品,而在约柜前被上帝的火焰击毙;运输约柜的途中,乌撒就伸手扶约柜,也被击毙。如果说是被火被雷,也许就是电!而祭司能靠近,一定是服侍和别人不同,或者带着什么绝缘体之类的。而约柜主要的,在祭祀时,也不会开启,一直这样关着的。

“也可能是哪里的电缆通过,漏电了!”鲁道夫骂了一句:“就算这块石头放在满是通了电的高压线上,我们也要去。抓主要的,现在要把钥匙拿来,然后再去试着开!”

说是这样说,左右看了看,这里的水源并不是原来的暗河。原先的暗河从这里转弯,而这里的水,则是另一条暗河的终点。两条暗河中间修葺了一条长长的石岸,完全隔开了。

钥匙或许捏在马伦的手上、或许掉进满是电的水中,想要拿回来非常的难。

大家耐心地等待着,鲁道夫拿着打火机,烧着一个金属的小罐子,小心翼翼地将融化了的金属滴入原来的那块做钥匙的石板中:“这罐子是锡做的,锡的熔点是摄氏二百多度,外焰温度一般在五百度左右,锡也能导电!”

怪不得要他们烤干鞋袜,为了就是站在高于水面的干燥石头台阶上,而水是导电的。

当液态锡注满了整个石头凹槽,鲁道夫对着上面用手连连扇风,见到斯内德鼓起腮帮子要吹,以便加快速度,立即瞪眼呵斥:“停!吹气会让表面不平的。”

大家只能耐心等待,幸好时间并不是很长。过了难熬的二分多钟,鲁道夫手指试探地在钥匙表面按了下,随后往地上一拍。

一把钥匙就“叮当”掉在了地上了。

“行了!”鲁道夫紧紧捏着钥匙,表情异常严肃地道:“我去开。”

“不行!”程千寻立即伸手去抢钥匙:“你要留下带着大家走到约柜那里,我去开。”

鲁道夫却微微侧身,去包里拿纱布。纱布是棉花制成,为绝缘体。他小心地将纱布绕在了钥匙的上端,边绕边往石锁那里走去:“这样就不会出事!”

看着鲁道夫一步步迈过石头台阶,程千寻的心就是七上八下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安心。

“停下!”她喊了出来,实在忍受不住了:“鲁道夫,你先回来,我感觉不对劲。雷格尔死前我也是这个感觉,麻烦你先回来。”

“轰隆~”好似不远处又响起了爆炸声。索罗斯又一次用了炸药,他们包里也有炸药,可是现在连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怎么炸呀?

“求你先回来,一定哪里不对劲。”程千寻依旧坚持着。她已经因为没说出感觉,而让雷格尔惨死,这次万一又对的呢?

鲁道夫站在不远的水中石阶上,四周均是从洞顶受到震动,“簌簌”往下掉的小石粒和泥土灰尘。他犹豫了一下,看到程千寻再三恳求,站在那里冷静地道:“我先不动,你快点想,三十秒后,还是感觉而没有实质,我就继续。”

大家有点奇怪地看着程千寻,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为什么还要拖延时间。听爆炸的声音,应该离得不到百米了。

“实质,实质在哪里?”程千寻急得汗都下来了,她深吸了口气,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在了壁上的画。

“米甲所不敬之神圣之物,拔士巴的美貌、押沙龙的俊美、亚比该的聪慧”。。。…

“米甲不敬之神圣之物”是约柜;“亚比该的聪慧”是在一开始的壁画;“拔士巴的美貌”因为大意,让雷格尔牺牲;那么跟前就是所谓的“押沙龙的俊美”!

程千寻猛然道:“谁把圣经里描写押沙龙的话再背一遍,快!”

当霍夫曼暂时还没反应过来时,鲁道夫已经飞快地高声背了起来:“以色列全地之中无人像押沙龙那样俊美,得人的称赞。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他的头发甚重,每到年底剪发一次。所剪下来的按王的秤称一称,重二百舍客勒。”

他虽然脸上平静,可说话速度加快了许多:“就这些,快点,到底想出来了没有?”

“不行,再背一遍。一遍!”其实程千寻心中更加着急,听爆炸声不远,不但怎么对手也快到跟前了、也证明约柜也许就在眼前了。因为这次是双方是从两个地点出发,两个地点的交汇处,必然就是约柜!

虽然不知道程千寻为什么那么犹豫,但霍夫曼还是满足了她的要求,大声地背了起来:“以色列全地之中无人像押沙龙那样俊美。。。”就那么几段话,很快地就说过去了。

当背到“他的头发甚重,每到年底剪发一次。。。”时,程千寻高声喊停。

是提起十二万分精神去听的,肾上腺素自然分泌加快,程千寻喘着气,心脏也跳快了许多,她笑了起来:“我明白了,知道了!”

“快说!”鲁道夫从台阶上又几乎是跑的,三步就跑了回来。程千寻的感觉一项非常的好,总是能敏锐地洞察道大家可能疏忽的地方。所以不用她说,自己先跑回来了。

“把钥匙给我,快给我!”程千寻几乎是凶巴巴地吼着。

鲁道夫将钥匙给了她,只见她解开了马尾,从头上拔下一根长长的头发。

霍夫曼纳闷了:“用头发吗?”

鲁道夫翻了翻眼,终于不耐烦地道:“头发主要成分蛋白质,爱因斯坦发明灯泡时曾经也用头发做过实验,终没成功。就算不导电,我用纱布包起来也一样。”

可程千寻却没有答话,继续忙自己的。

莲花县妇幼保健院
昆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重庆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锦州治疗男科医院
武汉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