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舞蹈诗红的现代性意义身体所指与能指的矛盾

2018-12-03 16:12:53

舞蹈诗《红》的现代性意义:身体所指与能指的矛盾

现代舞是以肢体的解放而诞生的。作为现代性的一次舞蹈运动,其身体的表达就在于能够直面人生和“舞像人生”——而舞蹈形象与生活的紧密对接,弱化了对肢体语言程式性的依赖。

舒展是《红》的舞蹈风格的基本追求,也是为成功之处。在这里,舒展不仅是身体运动的舒展,也是身体心灵的舒展:它要求身体动作和心灵的舒展自如。在幕“红之渴”中,用独舞的肢体运动造像——大跳、翻滚、奔跑等极其舒展的身体动作,来展现对“红”的渴望——一种从心灵到行动的红色革命的渴望。非常巧妙的是,在红色灯光的渲染下,“红色”的女子群舞和男子的“裙舞”自如地游走穿插其中,与舒婉的音乐“二元”对立地配合起来,将“渴望”的意境由内向外生发、展现出来,这可以说是舞蹈现代性的本质追求。

现代舞的长处与舞蹈现代性的要义,正在于身体所指与能指的矛盾对立统一。展开的身体过程,并不始终要求与日常生活的经验一一对位,而是在于矛盾的创造中,这种矛盾也就是舞蹈对生活的创造:身体不仅仅是一种象征,而是在展开的身体动作中,创造意绪性的情感宣泄。将身体动作的开合和心灵理念的起落,放在一个矛盾对立的语境下,不在意处处酷肖,而追求时时神似,从而将身体的动作表达带向一个更新的境界。

在第二幕的一段“桌舞”中,虽然我们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现代舞《绿桌》的影子,但在这里动作却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造,现代意义的流动性获得了性的放大。可见,用身体来作寓意和象征的运动,易陷入概念化。现代舞的境界也正是要破解这种概念化的外壳,让身体走向自如的表达。

当然,作为一部现代舞蹈作品,一群从编导到演员都十分年轻的舞蹈人的舞台实践,如何在身体的表达上更加自如而不落俗套,还有一个提高的空间,但《红》毕竟是值得推崇和称道的。换句话说,舞蹈诗《红》的好处在于,它将一种内心的强烈情感表白,赋予了一种十分鲜明的现代性,其意义就在于:在我们不太在意所谓的形式感时,只要作品在现代性上处理得当——与当代的理念与经验丝丝入扣,身体的动作性就会舒展自如,这也就是当代人的生活期许。舒展自如的生活理念,带来的必然是舒展自如的舞蹈身体表达,不管这样的舞蹈形式是流行还是传统,就看身体律动是如何与生活节奏相匹配的。

也正因为如此,《红》带给我们的愿景是:红色就是律动,红色就是身体的自在。红色在这里从象征转到了价值,从视觉感性转到了认识理性,这是一种生命力的体现,一种人类生存的意义所在,也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向往所在。

汗蒸房
中温玻璃鳞片胶泥
铝基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