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团伙带火药枪流动设场赌博女赌徒将赌金藏胸

2018-12-07 04:53:35

团伙带火药枪流动设场赌博 女赌徒将赌金藏胸罩

见民警从天而降,一些女赌徒将钱大把塞进胸罩,民警现场扣押赌资15万元,查获改制火药枪、管制刀具、毒品若干

3名外地赌徒做着日进斗金的黄粱美梦,纠集云溪区周边县市及湖北等地的社会闲散人员,携带火药枪、管杀、斧子,坐上“专车”,流动设场赌博,发放高利贷。9月3日下午,云溪公安分局经过缜密侦查,组织民警一举摧毁了一个从外地流窜到云溪乡八一村“水上人间”茶楼赌博的犯罪团伙。现场抓获涉赌嫌疑人员65人,查获发令枪改制的火药枪1支、管制刀具14余把、斧头1把、防刺背心4件及毒品若干,扣押赌资15万元、点钞机1台、涉案车辆5台、假车牌3副。

“水上人间”来了很多诡秘的外地亾

四层楼的“水上人间”茶楼,位于云溪乡八一村与巴陵石化青坡社区结合部。由于地处偏僻,平日比较冷清。9月3日中午,云溪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民警在八一村进行大走访时,发现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外地牌照的车辆,车上下来的男男女女都操着外地口音,有的人还扛着包,其中不少壮汉还文了身。这些人下车后,匆匆地走进茶楼,不再出来,而茶楼的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

这些行踪十分诡秘的人,引起了走访民警的警觉,他们将情况向大队长孟岳军作了报告。为了摸清情况,孟岳军立即组织便衣民警,秘密开展侦查。很快,民警摸清这些人是一个组织严密的赌博团伙成员,他们是外地人,分别乘坐多辆车而来,参赌人员多达六、七十人。他们在茶楼安排了望风人员,以“扳砣子”等方式聚众豪赌。[1][2][3][4]下一页警方智擒带枪带刀的赌徒

下午4时,一场智捕赌博团伙的打击行动拉开序幕,云溪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刘敏杰亲临现场督战,60多名赌徒在茶楼二楼赌红了眼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陷入了警方的包围之中。随着现场指挥李崇富副局长的一声令下,便衣民警扮成村民,机智灵活、迂回接近望风人员,将负责望风的人员迅速控制,除去了外围“钉子”。紧接着50多名民警乘坐民用车辆闪电般冲到茶楼前,一组民警堵住所有的门窗和出口,形成合围。另一组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二楼。赌徒们见状吓得魂飞魄散,抓起桌上的钱,四处逃窜躲藏,门后、窗帘里、桌下、卫生间……只要是心理上能躲避人视线的角落、弯拐和暗处,都是打哆嗦的赌徒。很快,现场65名涉赌人员全部控制,无一漏。民警“打扫”赌场时,搜出赌资15万余元、发令枪改制的火药枪1把、若干冰毒及吸毒工具、匕首管杀砍刀14把、斧头1把。

在抓赌现场,一些女赌徒们让人哭笑不得,将钱大把地塞进了胸罩和内裤中。她们以为抓赌的都是男民警,拿她们无可奈何。等到女民警一来,她们都傻眼了。有一个男赌徒为逃避民警,跑到卫生间里不开门。民警敲门时,他居然冷静地说:“我在洗澡呢。”而民警透过门上玻璃看到,这个人居然穿戴整齐地“洗澡”。前一页[1][2][3][4]下一页揭开赌博犯罪团伙神秘面纱

抓捕民警顾不上喘口气,将涉赌人员带到公安机关进行审讯,揭开了这个赌博犯罪团伙的面纱。

据审讯,这是一个参赌人员众多且相对稳定,赌额巨大的聚众赌博犯罪团伙。他们组织之严密、分工之细致,令人瞠目结舌。团伙成员全部是云溪区周边县市区及湖北等地的人。黎永、余强和陈中是这个团伙的组织者。由于屡次参赌,这个团伙中的大多数人都有过被公安机关处理的经历,他们无论是在赌博地点、时间、人员、通讯方式的选择上都动足了“心思”。黎永负责联络参赌人员、寻找场地,并对新参与赌博的人进行“审核把关”,不是熟人无论多有钱也不会让其参赌;余强负责看场子、望风,是团伙中的“安保力量”;陈中负责落实接送车辆,邀“码公司”现场放高利贷、收“抽头钱”,聘请了10多名闲散人员负责护场,生活服务。为吸引赌客前来参赌,他们免费接送参赌人员,免费为赌客提供饮料、快餐、香烟、槟榔等物品,到场人员不论是不是参赌,均有200元红利。赌场地点都临时通知、随时变更,他们从不固定在一个地方设赌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赌场周围设立望风人员,放置车辆,一有风吹草动便迅速逃窜。

据交代,这是他们次到云溪设赌场。之前,黎永随朋友到“水上人间”做客时,发现这个茶楼远离城区,地处偏僻,进出这里又比较便利,9月3日上午,他租下茶楼作为赌场。中午从市区接来65人到这里,以麻将“扳砣子”的方式聚众赌博。至下午被查获时止,不到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黎永等人抽赌渔利达4万多元。

目前,该团伙已有15人被刑事拘留,13人被行政拘留处罚。前一页[1][2][3][4]下一页赌场吞噬了他们的家庭

在公安机关的讯问室里,曾经是公司老板的吴坤,痛哭流泪。他坦言,自己是湖北人,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能干的妻子、聪明可爱的一双儿女和自己的公司。年初,他被朋友拉进了赌场。当时他身上只装了几千元钱。没有想到,一个晚上一下子赢了近3万元。“做生意多辛苦,还是赌博来钱快”!第二天下午,他从银行取出7万元现金,加上头天晚上赢的3万元,迫不及待地主动打给“朋友”。当晚,他参与了聚众赌博。这一次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运气,不到半天,带去的10万元现金全部输光。

为了捞回自己输掉的血汗钱,在以后的近半年时间里,吴坤瞒着家人数次参与赌博,先后输光了所有家产,还欠下“码公司”的高利贷数十万元,他不得不卖掉了自己的爱车和家中值钱的物品,包括结婚戒指,为此妻子与他离了婚。曾经还风光无限的他,转眼间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他说:“赌博害了我,赌博就像毒品,沾不得,如果上了瘾就难得戒掉。”

参赌人员周红,为人妻为人母,多年前小赌过,后来经过家人劝说,戒赌了,并在市区开了一家精品店。生意不错,几年下来,也挣了几十万。然而交友不慎,一个赌徒认识了周红,并邀请她去玩玩。周红把持不住,一来二去,不到半年做生意所得的积蓄全部输得精光,但她没有吸取教训,反而一心想扳本,把家里的金银首饰偷出来去抵押借高利贷,结果又输光了。她哭着对讯问自己的民警说:“我想扳本,但是越赌越输。现在,我不但没有扳回本,还欠了一屁股债,丈夫与我离了婚,儿子不认我,我只有寻死的念头,活着没有希望。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啊!” (文中人名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特约熊卫民

原标题:团伙带火药枪流动设场赌博女赌徒将赌金藏胸罩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前一页[1][2][3][4]

云南方管厂家
工地冲洗设备
海水淡化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