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 育儿

知青二连一座永远不朽的丰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36:02

那是1972年的冬天,格外寒冷,一群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年,走出温暖如春的课堂,迈出心爱不舍的校门,含着泪水,告别亲人,踏上南下飞驰的列车,来到辽宁的南大荒—盘锦东郭围场四新青年机械化大队。

在那漆黑的夜晚,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的稚嫩面容汇聚在一起,开始患难与共的生活,他们有了一个新的集体—盘锦东郭围场四新青年机械化大队知青二连,俗称二连。

他们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寒冬腊月去打柴,数九隆冬送粪忙,出民工,修大坝,筑水渠,种水田插秧忙,收水稻打稻忙,一年四季就是一个忙,承受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劳动重担,晚上,在那黑暗的灯光下,不顾一天的劳累,仍然要政治学习,改造思想,继续革命,扎根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那年,秋风刚刚吹过,寒风就来了,一眨眼,冬天又到了。

他们到土地(地名)出民工挖水渠筑大坝,住在工地的土房里四面透风,同学们用破布帘子挡一挡,抵御外面的寒风,晚上睡觉都带着棉帽子还经常冻醒。很矮的土炕也不烧,烧也不热,地中间生了一个站炉子,整个屋间就靠它取暖。房间四壁挂满了灰掉,同学们简单的打扫打扫,但棚顶还是灰掉林立,给人感觉时刻要掉下来。东屋四十多平方米南北土炕,住男生四十多人,西屋住二十多女生,中间过道烧水做饭。吃的还不错,猪肉顿粉条大白菜,大米饭。

清晨,寒风刺骨,天还未全亮,吃过早饭同学们纷纷向工地走去,工地还不太远,一会儿就到了。

昨晚下了一点蒙蒙细雨,工地的小水坑里结成薄薄的一层冰,晶莹透明,煞是好看,花季少年的同学们捡起薄薄的冰块来玩,有的女生拿着薄薄的冰块,小心翼翼的举着,对着太阳看,从薄冰中折射出彩色的光环好看极了,高兴地大叫,同学们纷纷围拢着……

干活了,你们不是来玩的,要玩回家玩……一阵阵吼叫声打断了欢笑,打破了尚存的童心。

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初冬的场雪,在不知不觉中下了起来,雪中带来的丝丝凉意让人感觉到冬天的寒冷。

同学们站在冰冷泥泞的大坝下,抡着桶锹,挥汗如雨……

我望着飘零的雪花,很想让雪花带走我的思念和痛楚,可没想到在这洁白的雪花世界中,思念和痛楚越来越清晰、强烈,思念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烈火,在雪花的助燃下,越烧越旺。

天渐渐黑了,雪花还在飞舞,丝毫没有停的意识。

同学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步履满姗,三三两两往驻地走去……

吃过饭,舀点带冰碴的水,洗洗脸我就钻进被窝了,屋里也没有电,点了两根蜡烛照明,灰暗灰暗的,只有那炉火通红通红的。

我望着那快要燃尽的蜡烛,想起了那首的唐诗: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躺在冰凉地凉炕上,望着那林立的灰掉,思家的情绪,油然而生……

这时不知谁说道:尓羽,讲一个。

叫尓羽的特会讲故事,也特能讲故事,也不知道他肚子里那来那么多故事。

大伙纷纷叫好。

尓羽曼声细语地:好吧,讲个神话传说,玉皇大帝想选出12种动物作为生肖代表,然后他就派神仙下凡跟动物们说了这件事,又定了时间在卯年卯月卯日卯时到天宫来竞选,来的越早的排的越靠前,后面的排不上……

故事讲完了,一阵阵笑声过后,一片寂静,仿佛在回味……

这时,西屋传来一声尖叫:再讲一个!

男生轰然大笑:原来女生也在听啊?!

这就是那个年代,带给这些十七、八岁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们的娱乐生活。

相同的命运,相同的苦难,在艰苦的劳动中,他们结下了深厚友情。

知青二连有一个好连长叫大华,中等身材,一副慈祥的脸,总是笑眯眯的,一笑两眼眯成一道缝,对同学们特别好,他岁数并不比我们大,但总有一个大哥哥的样,谁有困难都爱帮助,大家都喜欢他。

这不,回城二十年时,他把知青二连同学们聚在一起,二十五年,三十年,三十五年……2014年冬天,他又把同学们聚在一起,畅叙知青二连情。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学生时代的话语,今天的现实。

四十多年过去了,年逾花甲的我们,继续跟随连长唱响知青二连情,同行夕阳路,让那座不朽的丰碑永远耸立在我们知青二连人的心中!

2015年6月7日

遗精吃什么药好使
黑龙江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