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 健康

全能保镖 第0545章 英杰千万,独占鳌头【本卷终】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8:41

全能保镖 第0545章 英杰千万,独占鳌头【本卷终】

“轰隆!”

一只巨大的金色龙爪横空,击穿虚空,直接朝着龙雎抓摄而去!

刑天直接出手了,毫无征兆的就出手了,杀意淋漓尽致,既然肯定是敌人,那也就不需要废话,直接拍死对方就得了。看

这就是刑天的理论。

“卑鄙!”

龙雎面色狂变,完全没想到刑天説出手就出手,吓了一大跳,仓皇迎战,一声怒吼,登时一拳击出,可怕的力量完全暴发,气爆声如山呼海啸,竟然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力场要拘禁刑天拍来的龙爪。

这就是战体,肉身锤炼到,一招一式都能形成恐怖的攻击!

“轰隆!”

一声爆响,刑天一爪子直接碾碎那阻碍自己的立场,直接拍在了龙雎身上。

“噗!”

龙雎狂喷一口鲜血,登时被打的倒飞了出去,落地时砸的被不详气息污染的黑色土地泥土四溅,浑身上下酸疼,已经受了重伤,捂着胸口从地上弹起,看了眼自己的被弄脏的豹纹紧身裤,又看了眼刑天,咬牙道:“你弄脏了我的衣服,我记住你了!”

“随时恭候!”

刑天盘坐祭坛之上,俯视龙雎,很平静,缓缓道:“记住,这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

不等龙雎多説什么,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便从人群尽头飘出,声音很难听,就像是机械摩擦发出的那种怪异声音一样,让人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好大的威风,难不成北王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是年青一代人了吗?”

“轰”一下,那片区域骚动了起来,所有人就跟见鬼似得连忙朝一边散去,显然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挑战刑天,连忙退开不想做那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里的“池鱼”。

转眼,那片区域就空开了,只剩下一人昂首而立。

身材高挑,身披全身甲胄,腰挎长剑,铁面具闪烁着冷冰冰的光泽,眼罩之下泛着幽蓝的光芒。

此人,不是西方年青一代公认的人,来自于战神家族的亚伯拉罕·奥罗拉又是谁?

“呵,想不到你竟然来了!”

刑天嘴角微微上扬,年青一代中估计也就此人能给自己造成莫大威胁了,对方手中那把石中剑实在是太恐怖了,估计已经诞生了自己的意识,能爆发出让人心惊的力量!

起码,刑天在那把剑上吃过大亏!

“你在,我当然得来。”

奥罗拉毫无感情的声音传出:“要不然,你一个人在战场岂不是无趣的紧?”

“那么……战场见!”

刑天冷笑:“当然,在你进战场之前还是告诉你的家人一声,要不然等一进去了没准你就出不来了,让他们提前知道,遥远的中土世界已经有人惦记上他们了,让他们给老子洗干净脖子好好等着,老子从战场破关而出之日,就是饮马蓝色多瑙河、远征西方之时!”

远征西方!

这是刑天的计划之一!

毫无疑问,战神家族就是他的主要目标!

血族和战神家族的全面战争已经开始了,自己好歹也是血族女王维多利亚她男人,哦,对,应该是血族的大亲王,怎能袖手旁观?

而且,和这个家族也早已经是死敌了,没有转寰的余地!

五万八部天将已经开进欧洲地下世界,相信以瓦列莉亚的能力很快就能吞并整个西方,她给自己绘下的波澜壮阔的战略蓝图很快就会实现,等自己杀出战场时,正是再战这个世界的时机!

刑天一diǎn都不介意挑起俗世和武道修炼界的第二次大战。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奥罗拉自信满满,但是本身却站在了一边,没打算登祭坛和刑天血拼,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

“真热闹啊,这么热闹的场面怎能没有我呢?”

一道充满戏谑味道、但却很悦耳的女音响起,打破了刑天宣战之后全场的短暂寂静,下刻,虚空之中无声无息的打开一条通道,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子带着一个黑裙蔽体、黑巾蒙面的女子走过虚空。

天玄子和魔女凌影来了!

不过,天玄子将凌影送来后便无声无息的又离开了,显然,这个曾经与女帝在同一时代诞生、却有被女帝压得有些抬不起头的老头子不太愿意在天道盟过分久留。

倒是凌影这魔女很坦然,黑巾蒙面,充满神秘感,再加上窈窕的身姿,怎么看都是那种妖精级别的了,就差没在脸上写“老娘不是妖,性感不是骚”这十个字了,笑嘻嘻的看向祭坛之上的刑天:“喂,小天子,老娘搭你一班顺风车可好?”

小天子?

刑天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似乎也只有身上少了块“肉”的那种雄性才会被这么称呼吧?

不过,刑天很聪明的没打算继续纠缠下去,这娘们语不惊人死不休,妖孽程度和维多利亚有得一拼,和这女人斗嘴基本上和找死差不多,于是很干脆的説道:“登台!”

“够意思!”

凌影“啪”的打了个响指,摇曳着身姿向前走去,不过在途径禹疆等人身边的时候却忽然驻足,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岳宛如,脸上的笑容尽去,沉默了一下问道:“你我姐妹一场,我问你一次,你可愿与我同行?”

同行?

説白了就是让岳宛如选择阵营!

现在大家看起来相安无事,不过都是在隐忍克制,动手会被人插手制止,刑天在忌惮这些年轻背后的圣地,禹疆他们在忌惮刑天背后那个更加可怕、更加蛮横不讲道理的女帝,所以大家就跟达成共识一样,不会对彼此下死手。

但一进战场可就不一样了!

那时,才是真正的血战,不死不休,再无人会干涉!

显然,凌影确实是很看重和这个女人之间的那diǎn情谊,要不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她甚至对于刑天来説多一个岳宛如这样的敌人真的不算多,这个时候贸然开口,本身就説明了她的态度。

岳宛如犹豫了。

“莫忘西子湖畔之耻!”

莫九歌忽然开口,咬牙道:“岳仙子你也是年青一代凤毛麟角一样的存在,难道真的甘心就此忍气吞声吗?”

凌影没説话,眉眼弯弯,似乎在笑。

岳宛如脸上挣扎之色更加重了,抬头看向高高坐在祭坛上的刑天,那个男人就像帝王一样不可逾越。

这时,刑天开口了,沉稳而厚重的声音响彻四周:“你我本无怨,不必生死相向,我只想问你,可愿化干戈为玉帛?!”

刑天给了岳宛如台阶,其实也是在卖凌影面子。

看得出来,凌影很重视和岳宛如的友情,事实上,活在他们这个该死的世界,能有一diǎn真感情太不容易了,他完全理解凌影,而且凌影也一直都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和自己共进退,这diǎn要求不应该驳回。

于是,刑天退一步。

岳宛如紧紧咬着嘴唇,垂头细细思索着,清秀的脸上闪烁片刻挣扎后忽然释然了,转身看向禹疆,轻声道:“抱歉,我觉得和他们在一起比和你们在一起安全。

他们是狼,掠杀天下,但却彼此珍惜彼此。

你们是鬣狗,同样成群结队,但当同伴负伤而你们又饿急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一口把同伴吃了。

我愿与狼为伍,也不想和鬣狗谋事,何况是一群疯狗。

所以,抱歉了,我觉得还是我的姐妹比较靠得住,起码她不会放弃我。”

“下次相见,刀剑无情,我不会留手。”

岳宛如做出了选择,走上前去轻轻拉起凌影的手,缓缓向前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就再一次停下了,扭头深深看了禹疆一眼,缓缓道:“更何况,我真的不愿意和一个在能凡道弑神的人为敌。”

语落,一扬衣袖,与凌影大步向祭坛走去。

身后,禹疆一张脸阴沉如墨!

这简直就是**裸的打脸啊!

岳宛如这娘们用实际行动告诉天下人——你,不如刑天!

这让他情何以堪?

如果不是顾忌刑天会出手,他愿当场与岳宛如决战!

太欺负人了!

禹疆恨欲狂,又只能忍着,差diǎn被憋死……

……

一个时辰后。

战鼓擂响,女帝冷漠的声音响彻这里:“入战场,年轻一辈的决战正式开始,去寻自己的机缘吧!”

于是,刑天起身,带着三个女人缓缓走入了黑黢黢的空间之门。

身后,无人敢上前抢路!

这一刻,英杰千千万,刑天独占鳌头

这就是血与火铸就的威名!

……

(本卷终,下一卷要开始了,一个更加浩大的战场在等刑天,以前埋下的伏笔也会渐渐浮现出一些答案,感谢兄弟们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支持,老楚拜谢!)

...

中国石油青海油田公司职工总医院怎么样
绍兴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陕西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