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 健康

从一张壁纸看魅族身上的苹果基因

发布时间:2019-03-03 17:15:58

2012年7月魅族Flyme定制系统发布以后,不少魅族的用户发现了系统桌面的默认壁纸几乎和The new iPad的壁纸一样,而不少媒体,比如爱范儿甚至直接指责魅族抄袭苹果的壁纸。

我下载了两张“涉案”壁纸,经过比对,发现它们并不完全相同却极其相似。我首先向魅族的一位朋友了解此事,对方由于并不负责产品UI的工作,并没有给我准确的回复,只是说“魅族不可能抄袭别人的壁纸,肯定是撞上了,这又不是次了”。我后来发了微博,一来是请用户辨别,二来是希望得到更多渠道的信息,能找到答案。一位魅族工程师在微博里回复我,说选择那张壁纸是早于“牛排”发布的,而“牛排”发布后他们很吃惊,并紧急向黄章做了反馈,要求更换壁纸,但是黄章却坚持不允许更换。后来,工程师们不得不把早已选好的和“牛排”相似的壁纸进行了进一步的差异化处理,终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就是下图(下为 “牛排”自带壁纸)。

这个事情过去了很久,一次偶然的机会又和魅族的另一位工程师聊到这张壁纸的诞生过程,大概和我上面交待的相同,但是他却向我传递了更多的信息,也让我再一次对魅族的偏执、纯粹的精神刮目。他告诉我,当时为Flyme选择壁纸,魅族很多人都在找,找了许多张都被黄章一一否决,甚至今天决定用这张了,半夜凌晨又被黄章的一封邮件所抛弃。他还说,当初黄章选定目前这张壁纸纯属机缘巧合,因为这本是一张工程师随便放置在自己里的,认为不够格送给黄章筛选,结果却正是这样的一张壁纸被黄章一眼看中,即便是在得知和“牛排”撞车后还是坚持不允许更换。无独有偶,MX2.3系统的时候即内置了另外一张海礁的壁纸也被指责是抄袭了ipad一代的默认壁纸,可当我问魅族工程师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居然毫不知情。

魅族的一位工程师告诉我,魅族选用壁纸有三个原则:1,壁纸整体要不能抢夺桌面图标的主体地位,壁纸居于配角地位;2,壁纸整体要和系统的色彩、意境相统一、协调;3,壁纸本身要能传递一定的品牌含义和思想。当然,壁纸本身版权已经购得是被选用的默认首要条件。由此可见,魅族无论是在Flyme还是之前的定制系统中搭载的壁纸必然是经过数人精心挑选,并被近乎苛刻的黄章再一次甄别过,而所谓的抄袭不管是从壁纸诞生的时间还是从一个正规企业的版权义务方面来讲,都不太可能去照搬别人的东西。那么有一点即值得思考,为什么魅族会和苹果撞车?

自从苹果发布iPhone以来,它带给了界翻天覆地的变化,全世界的厂商都在学习苹果,甚至固执、冷漠一点的公司,因为学得慢了点就走上了一条衰败的道路。

魅族,躲在中国珠三角的一家小公司,从2007年开始放弃自己已经取得成功的mp3市场,开始转型做。魅族几乎是国内家严格意义上的智能厂商,生产经验为零,没有任何技术积累,甚至企业资金都时常捉襟见肘(2008年汶川地震,魅族的黄章甚至在一个汽车论坛售卖自己的轿车用于企业捐款)。2007年甚至更早一点的时候,魅族即看到了市场的发展前景和机会,决定做固然有MP3市场太小,不能满足自己胃口的原因,更大程度上还是出于对那时候国内市场机会的判断。当然,魅族必然受到了苹果的某种启示。

根据魅族首席硬件设计师赵英秀在一篇吐苦水的文章里提到,魅族M8早在2006年4月份即已经出现了版设计草图,那个时候魅族还没有听说过iPhone。2007年1月,魅族老总黄章在魅族论坛也披露了魅族M8的设计草图和手稿(iPhone那时候还没有发布)。但是,随着iPhone在全球的声名大噪以及M8历经几次跳票后的艰难发布,魅族M8还是经历了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的市场反馈,“苹果山寨”的帽子也就从那时候被戴瓷实了。据设计师透露,魅族M8从2006年4月到终2008年11月上市,一共有过34版设计,

从一张壁纸看魅族身上的苹果基因

终消费者见到的M8不过是普通、平庸的一个,是受制于工业制造能力的妥协产品。

根据设计师透露的消息以及黄章在论坛的发言,基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魅族M8的研发周期和iPhone是重叠的,不存在直接抄袭、山寨的可能,但是毕竟M8的发布比iPhone晚了一年多(iPhone是2007年的9月,M8是2008年的11月),M8在研发的后期受到了iPhone很多的启迪和影响,比如从三个主键的设计改为一个。我个人认为,M8对iPhone的借鉴,更多的还在于系统的UE和UI层面,比如M8开始被津津乐道的滑动删除短信等设计都是IOS的原创,甚至手握专利。

当然,如果把M8定义为是iPhone的山寨,而又把山寨定义为那些粗制烂造的两三百块的货色,那的确是冤枉魅族了。从硬件来讲,虽然魅族没有苹果那么强大的供应链管理能力,但是在硬件采购上不惜血本,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魅族任何一款产品的拆解评测,几代的屏幕全为定制,从来不用公模产品等等;从软件层面来看,正如前文所提,魅族M8对WinCE的定制模仿了IOS的很多元素,甚至不少地方是照搬。

大家都知道,M8所采用的操作系统是经过深度定制的Win CE。在M8的研发周期里,安卓还没有发布,而安卓发布和M8上市基本是前后差了两三个月。也就是说,魅族在没有多余选择的情况下,把很少用于操作系统的CE定制成了具有IOS简洁、统一特性又同时非常符合中国人使用习惯的操作系统。

M8是否成功不必再议,就像iPhone一代发布后遭受毁誉参半的评价一样,已成为无需再去证明的历史。M8对WinCE的定制是极度深入的,但是随处可见的IOS元素,让其被称为“iPhone克隆”也不足为奇。不过随后整个世界市场都走上了和M8同样的一条道路——模仿iPhone。乔布斯称安卓为偷窃来的系统,更是扬言要不惜一切代价整死它。安卓受到IOS的影响,借鉴、学习了IOS,这一点全世界都心知肚明,因为IOS的UI和UE哲学在这个时代的确是的。由此可见,M8作为一款非安卓,走在了谷歌前面借鉴、学习了IOS,而如果把后来的任何一款国产安卓放到M8发布的那个时期,也会被扣上“iPhone克隆”的帽子。

很多人说魅族“抄袭”苹果,并用当年苹果通过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向魅族施压的例子来进行佐证,甚至还提到魅族2008年在德国参展时柜台被查抄一事来羞辱魅族。其实苹果当年认为M8的外观侵犯了iPhone的专利,只是向广东知识产权局提出停产申请而已,并未进入实质的诉讼程序,此事终也是以苹果的外观专利在国内无效而告终;至于当年魅族在德国参展柜台被查抄一事,更是因为意大利SISVEL公司单方面认为魅族M8铃声未经认证采用了MP3格式,向展览方提出申请要求魅族撤柜导致的,事实是M8内置的铃声都是WMA格式。

这两件事不能说明魅族有多么冤屈,更不能说明魅族M8没有模仿苹果,但是魅族当年抱着一大块工程开发板跑到德国参展,还是能看出他的勇气和高昂的心气,也能看出国内企业想走上世界舞台要历经的艰难。“中国制造”在很长的时间内还摆脱不了会被先天质疑,不仅是在国外被刁难,在国内还要被数落。

从M9开始,魅族其实有意地在走一条“去苹果化”的道路,在的外观设计方面,增加独立的识别性元素用以突出自身的产品特点,比如黄章亲自设计的篆体LOGO被放在了正面;在系统定制方面,大幅度删除类苹果化的操作方式,比如滑动删除短信功能被去掉,改为勾选删除。今年年初发布的MX,的外观设计算得上成功,因为它具有很强的辨识性的同时保持了简约的特点。对于MX而言,“去苹果化”突出表现在Flyme定制系统上,因为魅族在Flyme中贯彻了比苹果更彻底的简约理念,平面化、图形化的UI设计思路让系统更加突出内容,逻辑更清楚、线程更统一的UE设计让系统呈现一个树状结构,可以有效缓解长期使用产生的审美疲劳与过多定制以及逆向选择产生的盲从感。简单来说,魅族现在的Flyme是和IOS一眼看上去明显不同的,和安卓也很不一样,但它的操作理念是类IOS的,却也保持了安卓的自由度,它是流淌着IOS血液的安卓。

即便如此,MX依然还被很多人认为和iPhone4很像,甚至在iPhone5发布前国外有的媒体认为它是iPhone5。对于这样的评价,我认为应该为魅族高兴,因为MX大家都知道它不是iPhone5,但是它却符合了大众对苹果产品设计理念的认知——简约。如果简约的设计被认为是抄袭,那我们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不能包容世界上有另一个苹果的存在。当然,我不是说魅族就是另外一个苹果,因为它还很弱小,它还只是众多苹果模仿者、学习者中的一个,但是,它也是学得很像或者像的那一个。

回到壁纸的讨论上来。为什么魅族选用了一张类似于苹果的壁纸,即使是在苹果产品发布之前,即使已经拥有图片的版权,还是会被认为是抄袭?我想原因大家也基本知晓:魅族的产品设计理念和苹果吻合,品味和苹果相投。

事实上,任何一家打算建设自主品牌的企业,都不会去直接克隆另一个企业的产品,无论那个企业的产品有多伟大,也无论自己的实力有多弱小。另外一个层面上,任何一个品牌的崛起,都是靠不断地借鉴、学习甚至模仿慢慢成长的,即使对落后的否定和批判,也是另一种方式的借鉴。前者如魅族,后者如苹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